梦想不够大,是女人最大的损失

发布时间:2022-06-02 发表于话题:谁愿意娶得过肺结核的女人 点击:233 当前位置:搞脑筋养生网 国际 梦想不够大,是女人最大的损失 手机阅读


在常年兵荒马乱的阿富汗,有这样一位70后女子:

自幼命运多舛,脸被太阳灼伤,险些感染死掉;

4岁丧父,17岁丧母,还没成年就独自打拼;

婚后没多久,老公就被塔利班投入监狱,在暗无天日的黑牢中,死于肺结核;

她本人,多次遭到暗杀,九死一生……

但是,她的成就,格外耀眼:

不但成为了阿富汗历史上,第一位女性议长,而且写出了畅销于全世界的作品。

她叫法齐娅·库菲


01

世道多艰

1975年,法齐娅·库菲出生在阿富汗北部的巴达赫尚省。

这是阿富汗由盛转衰的年代。

在1950-1960年代,阿富汗在美苏之间进行灵活外交,从中得到了不少实惠,经济一度繁荣。

到了1970年代,亲苏、激进的首相达乌德,和亲美、温和的国王查希尔,矛盾激化。

1973年,在位40年的查希尔国王,在“红色亲王”达乌德的巨大压力下,被迫隐退。


在法齐娅出生之时,达乌德推行了一系列非常极端的政策,以暴风骤雨之势,将全国土地和企业国有化。

其结果,是经济大幅衰退,民生每况愈下,社会治安也变得混乱不堪。

刚出生不久的法齐娅,经历了一场酷暑。

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区都是沙漠,一年四季的气候都非常极端:

夏天酷暑,温度超过50度;冬天严寒,夜里低于零下30度;春秋两季则时常出现风沙。


法齐娅来到人间的第一个盛夏,在强烈的日晒下,地表温度滚烫异常。

法齐娅的面部被灼伤,导致了感染,很长时间高烧不退,医院好几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

幸运的是,她闯过了九死一生的鬼门关,活了下来。

但直到多年以后,法齐娅的脸上,昔日的灼伤痕迹,依然隐约可见。

她的父亲,全名瓦基勒·阿卜杜勒·拉赫曼,是当地的议员,财产不多但声望很高。


拉赫曼是个传统的“大男人”,先后娶了七个老婆——这点,和《白鹿原》的男一号白嘉轩一个样。

但在1979年,“红色亲王”达乌德垮台、苏联入侵阿富汗时,哈赫曼被当地民间的游击队枪杀。

中东的女人,绝大多数没有独立谋生手段,法齐娅一家也迅速有富转贫。

她的母亲带着众多子女,迁居到阿富汗最大的城市喀布尔。

喀布尔是个历史名城,千百年前曾是美丽而富饶的。


早在古印度《梨俱吠陀》的时代,和亚历山大大帝的时代,就对这座城市有所记载,称其为“贸易中枢”。

征服印度、创建莫卧尔王朝的巴布尔,也对喀布尔城情有独钟。

他在1530年底身患疟疾,驾崩于印度德里,临终前要求继承王位的胡马雍,将他葬在喀布尔。

但在法齐娅的童年,这座城市几乎成了“废都”,绝大多数女童都没有读书上学的机会。

法齐娅恳求母亲让自己上学,母亲答应了她,这件事被法齐娅日后念念不忘,她深感自己是极少数的幸运者。


02

生死离别

法齐娅从小就是学霸,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。

但在17岁时,她的母亲也因病去世。

法齐娅忍住悲痛,以优异的成绩,考上了喀布尔大学。

当时是1990年代初,随着苏联的解体,阿富汗也成了“权力真空”,各方枭雄纷纷崛起,仿佛进入了战国时代。

1994年,日后震惊全球的“塔利班”建立了。


塔利班最初的口号,是打倒军阀、重建国家,并恢复传统的宗教秩序。这些内容,让很多底层民众,都把塔利班视为救世主。

但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想不到,阿富汗有史以来的至暗时刻,就此拉开序幕。

在大学里,法齐娅逐渐对时政,有了很多自己的看法。

她结识了一位年轻的教师,彼此观点相合,后来两个人结了婚。


当时的阿富汗,在塔利班的统治下,充满无端的逮捕,和各种严刑酷法。

就连历史悠久的文物——融合了古希腊雕塑风格的巴米扬大佛,也被塔利班下令炸毁。

法齐娅的丈夫,被塔利班逮捕入狱。

这是“莫须有”的罪名,仅仅因为丈夫对塔利班的一些做法,私下表示过不满。

塔利班时期的阿富汗,百业俱衰,民生凋敝,文盲率和传染病的感染率都高得惊人,监狱的环境更加不堪。


这时,法齐娅刚刚怀上了孩子。她试图探望丈夫,但一次次被拒之门外。

不久以后,传来了丈夫的死讯:

他在监狱里染上了肺结核,因缺医少药,病情越拖越重,终于在一个夜晚死掉了。

从那时起,法齐娅成了塔利班的坚定反对者,并决心投身政坛。

这个志向,对于一个年轻的孕妇,几乎是异想天开。


但她在日记中写道:

“大部分女人,从小就被要求乖顺,也就是不要反抗当下的权力规则,以及,把对自己未来的梦想降低,比如仅仅有个小家庭就够了。”

“这种观念,毁掉了很多女人。尽管她们和男人一样,与生俱来都有无限的潜力,却被这种观念束缚住了手脚和大脑,平平庸庸地荒废了仅有的一生。”

“我坚信,如果梦想不够大,不给自己设定一些极具挑战性的目标,并且不屈不挠地追寻,这才是对女人而言,最大的损失。”


03

女性奇迹

如今,法齐娅已经成为中东地区,家喻户晓的“女性奇迹”。

多年来,她积极投身于妇女和儿童的权益活动,公开反对各种落后习俗,和宗教极端主义。

她曾多次遭遇暗杀,但都幸而生还。

进入新世纪,倒行逆施的塔利班倒台了。

2004年,阿富汗重新建立了国家,主张温和改良的卡尔扎伊,成为该国第一位民选总统。

2005年,法齐娅赢得了议员席位,后来成为议长。


“男尊女卑”观念极其严重的阿富汗,法齐娅开创了妇女从政并担任高位的先例。

她还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,参加了2014年的阿富汗总统大选,虽然最终败给了阿什拉夫·加尼·艾哈迈德扎伊,但虽败犹荣。

她的两个女儿,也就是在丈夫入狱期间生下的双胞胎,如今也已经长大了。

法齐娅在过去的多年里,给女儿写了很多封信。


她对女儿说:

“我作为妇女权益的倡导者,国内有很多观念顽固的人,都巴不得我死掉。我随时都可能被极端分子暗杀,每次出门,都可能是和你们的永别。”

“但无论怎样,女人都不要受传统观念的束缚,不要迷信任何所谓的既定命运。无论任何性别,命运都应当取决于自己的选择,和坚持不懈的努力。”

这些家信,和一些最能表明法齐娅观点的文字,被汇集成书,书名叫《你不要死于一事无成》


此书出版后,畅销于世界各国,被公认为一代传奇女子的心路历程、精神自传。

如今,法齐娅只有46岁,对于政治家而言,依然很年轻。

或许,她将来还会续写出更为光辉的人生新篇。

图片/均源自网络

因公众号平台推送规则更改

请在右下角点下“点赞”“在看”

第一时间阅读文章

好看的人都在看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gaonaojin.com/info/631539.html

标签组:[塔利班

相关APP下载

扩展阅读文章

热门话题

国际推荐文章

国际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