屠永凯 | 结核病防治,是一个值得做大的平台

发布时间:2022-06-05 发表于话题:治好肺结核的真实案例 点击:253 当前位置:搞脑筋养生网 综合 屠永凯 | 结核病防治,是一个值得做大的平台 手机阅读

他出生在河南安阳汤阴县,从小就听父亲讲“岳母刺字”“大闹朱仙镇”“十二道金牌”,离家一里地的岳飞庙,是他和同伴玩耍之处,小时候他经常这样问自己,要是在岳爷爷身边,是做使大刀的王贵,还是使双锏的牛皋,“岳爷爷是帅才,咱做马前卒就行了。”

河南省安阳市结核病防治所副所长屠永凯,副主任医师,分管临床,检验,影像,医教,药械等工作。

事实上,他做了三十年的结核病防治,堪称安阳公卫系统的马前卒,他所在的市结核病防治所,一直走在河南省结核病防治工作前列,通过几十年努力,安阳市的肺结核病患者登记管理率、全民结核病防治核心信息知晓率等指标处于全省领先位置。

数据背后的付出是艰辛的。“大疾控,每座城市都少不了这样一群人,一旦有疫情,就是军令如山,没日没夜地扑上去,而平时要做的就是防治和宣教。”当年非典,他连续49天不回家,而刚开始接触肺结核防疫时,他和同事们下乡,去工厂,监狱,学校,带着X光机,穿着15斤重的铅衣,每天几百个的体检,他没说过一句抱怨。

“有人问,图什么呢,没名没利,疾控的医生不比医院的医生,成就感并不能很快体现。”他坦言,他这一代人,有尽人事知天命,随遇而安的宿命感,“事情都需要人去做,更何况,我们防治所除了防,还有治。当看到病人痊愈,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是千金不换的。”他的病人大多来自市县区医院间的转诊和主动发现,一年有两千多例。

“疾控主要还是靠政府,政府是主导,我们经常遇到的一些困难,就来自政策不明朗,结核病防治规划指南规则用了近十年还在用,我们希望政府和社会的投入,希望进一步加强老百姓的观念转变。如此,就真能做到防治,有句话说,防可以救一大批人,治只能救一部分人。”

他担心的是,一个传染源可以一年传染二十个健康人,而且耐药病人有增加趋势,很多时候有心无力,“消灭结核病,的确是一个美好的梦想,好在,我们没有停止过努力,每年近百场讲座不是虚的。”他说,刚工作那会,一户家庭,祖孙三代都是结核病,因病致贫的情况常见,而现在几乎不见,这几十年的努力,终于有了成果。

我体察到了他内心的快乐,在他带我们参观荣誉照片墙,在他顶着烈日带我们看新装修好的单位的露台凉亭,还有开始运营的新电梯。“防治所是一个平台,将来我们会有新的行政楼,会有强大的远程会诊,还将有肺专科医院,我相信,到我退休前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

北京,上海的同行,他并不陌生,他说,好多年前,有过在大城市求学的经历,“最终没留下来,那段时间,读的最多的书是,《西西弗神话》。”

我知道那个隐喻。我想,当年他如同日复一日滚石头上山的西西弗,会想到自己的工作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一样。但是,三十年后,他已经等到了水落石出。

如今,他已经释然,在水库钓鱼的时候,他全然不记得岁月的沉重。我对他说,江湖问路不问心。你已经在岁月的大湖里投下一颗颗石子,恐怕还真不是问路,而要留片片真心。

1

结核病并非消失不见

“我们这里负责安阳市所有的结核病的防治。”安阳市结核病防治所副所长屠永凯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已经在防治所工作了29年。

1993年建立病区,从9张床做起。目前安阳市结核病防治所有两个住院病区,一个门诊部,一个检验科,一个影像科,两大主要业务,预防和治疗。这些成绩,在屠永凯眼里是令人欣慰的。

“我们这一代人知道肺结核,多是从鲁迅小说里的人血馒头开始,老师当年讲解,华小栓得的就是肺结核,也就是痨病。咳嗽、吐血,死亡——旧社会医学不发达,肺结核又具有传染性,多数人不治身亡。”

据屠永凯介绍,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,结核病早已不像过去那么可怕,但也并非消失不见,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中国前几年一直还是全球结核病高负担排名第二的国家,现在也是排名第三,排名第一的是印度。

据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(WHO)年度报告显示,全球新发儿童结核病患儿约100万例,中国新发儿童结核病患儿约7.5万例。

我国对结核病的重视始于解放初,也就是20世纪中叶,国内建立了一大批结核病专科医院,文革时期,全国的卫生防治工作陷于停顿,改革开放后,国务院于1979年通知在全国各地全面新建或恢复结核病防治机构,很快几乎每个省、市(自治区)甚至县都建立了结核病防治所。可到了1980年代后期,因受经济因素的影响,结核病防治机构大多萎缩或发展不前,结核病卷土重来。面对这一严峻形势,全国展开了结核病防治机构的大调整。绝大多数结核病防治所被一分为二,结核病的预防与控制部分归属 CDC (疾病控制中心),国家投巨资予以支持。结核病的预防与控制工作得以大力加强。

河南省安阳市是具有500多万人口的大市,安阳结核病防治所是安阳市卫生计生委直属全供事业单位,市级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,负责全市结核病防治规划制订实施、疫情监测、防痨宣教、县区督导、科研培训等工作。连续两次被卫生部授予“全国结核病防治工作先进集体”,连续多年被省卫生厅授予“河南省结核病防治工作先进单位”。

2011年,屠永凯从住院部主任升为副所长,虽然现在着手管理,但是业务从没放弃。“结核病人疫情通过国家的一系列措施,虽然呈下降趋势,但是耐药呈加重趋势。一旦耐药后,传播的种子也是耐药的。消灭结核病,依然任重道远。”

2

玉米地里的医院

“搞肺结核是需要勇气的。”屠永凯表示。

1966年,屠永凯出生在安阳汤阴县,南宋民族英雄岳飞的故乡。他出生在一个卫生工作者的家庭,父亲是搞临床药学的,母亲干的是临床护理。

屠永凯的从医之路来自父母的引导。“他们非常敬业,从小印象就是,父母经常半夜出急诊。有一年冬天特别冷,我才四五岁,父亲出差了,夜里醒来,我妈不知什么时候也不在了。一摸身边没人,心里就怕了,眼泪也淌下来了,胡乱穿上棉袄棉鞋就往外走,一路走一路呜呜地哭,找妈妈。我们住的家属区离医院病区只有几十米远,我妈正在医院参与急救呢,听到哭声,赶紧跑出来,一把把我搂到怀里,说,不哭不哭,妈妈在。”

屠永凯一直记得那个扑在母亲怀里大哭的场景,后来他做了医生以后,才真正理解这份职业的责任以及必须承担的付出。他也能体会到父母对这份职业的幸福感:“咱们住的都是一排平房,经常打开门,地上搁着一捆青菜,几个鸡蛋。父母在路上遇到熟人,对方说我这个病是你治好的,拉着手说感谢的话,我也跟着心里一热。后来我们几个孩子,除了我,弟弟妹妹也是从医,妹妹是眼科医生,弟弟是放疗科医生。”

1983年,屠永凯高中毕业,考入卫校,读的是公共卫生专业。“所学的课程和临床专业一样,但是毕业后却分配到这里,刚开始内心很失落,只能服从分配。”

参加工作后,1991年屠永凯在北京胸科医院呆了三年,专门脱产学习结核病防治,也拿到了较高的学历。1994年,他从北京回来,就一直留在安阳结核病防治所。“回到安阳,之前失落的感情随着时间已经慢慢平复。我父母说,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治病救人,需要的工作总要有人来做。那时候,结核病防治所成立也不久,但结核病防治为核心,30年这个主题没改变过。”

屠永凯参加工作的时候,结治所新址刚刚建立一年,周围是一片玉米地。只有一个门诊,病房都没有。“因为是传染病医院,所以距离城市远一些,在整个城市的最北部,开始主要是发现结核病和宣传防治,后来老领导说要发展,就要建立自己的病区。他的眼光长远,才有现在的防治所。”

开始几年,屠永凯和同事们天天拉着X光机器,去学校、工厂、监狱,一天最多要检查700个人,穿着15斤重的铅衣,汗流浃背。“刚工作那会,一个人有结核病,祖孙三代都是结核病,因病致贫,一家子都贫困。现在这种情况几乎绝迹了,这是通过我们的宣传防治,这几十年的努力,值了。”

3

结核病的防治

河南省是全国肺结核病负担重的省份之一,安阳结核病防治所的结核病人,大都来自转诊和主动发现。“结核病人都要求转到正规的专业机构来治疗。如果病人有复杂的并发症,我们先行控制处理后再转到综合医院,病人稳定后再转回来,这叫双向转诊。”屠永凯表示,结核病人一般住院一个月左右,也会产生很多并发症,如胸腔积液、腹腔积液等,还有常见的扩散性肺结核、结核性脑膜炎,但很多病人不需要住院,只需在家里服药、观察。“四分之三是门诊治疗,医生定期随访复查。防治所要求每一个医生只要首诊接了这个病人,接下里半年到一年都由这个医生负责,这样一是观察病情方便,二是也和病人建立感情,三对将来预防复发治疗打下一个基础。

每年9月份开学,安阳市结核病防治所就要进入临战状态,必须要对入校新生逐一进行结核病筛查。“控制一个传染源,就能拯救很多人。”

去年在辖区学校发生过一起结核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,处理起来并不简单。

“通过疫情报告系统,发现一个学生有结核病,就去学校做筛查,按照标准流程检查。虽然是突发事件,但处理得很好。”结果是令人满意的,但过程十分辛苦。屠永凯解释,一个学生说有结核病,家长是不相信的,只能拿数据反复跟家长沟通,先去学校给老师讲,再叫来家长,如果家长有什么问题,可以现场解答,去的都是经验丰富有资历的专家。

“发现病例以后,要求老师负责晨检,孩子每天早上找班长记录是否有症状,因病外出后也要登记。对筛查出来的师生做一些预防用药措施。目前正在做一个软件,对孩子做动态观察,从初中入校开始的PPD皮试检查情况,到高中,再到大学,然后做比较,防治不是看一天两天,而是看十年二十年,是一个长远的过程。”

屠永凯坦言,有些基层医生认为,只要痰里查出结核杆菌才可以诊断结核病,但其实不是,要确诊还得进行培养,包括分子快速检测,也是通过查DNA片段确诊,比如目前使用的GeneXpert分子诊断平台等。所以现在需要扭转医生的陈旧观念。有三分之二的病人要通过临床诊断,即通过病人症状、体征、辅助检查等综合情况医生才能做出诊断,一项一项往外排,最后确诊。

“目前国家对于结核病诊断的指南要求还不全面,一个标准用近十年不变,实际诊断起来操作不完善,而我们必须在一个体系之下才能诊治,所以导致基层的诊断很困难。我们是一级医疗机构,但对于安阳市来讲,就这一家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。”

在屠永凯看来,国家目前对结核病防治是三位一体模式,主要内涵是,防治所就只做“防”,“治”交给定点医院,设想是很好,但必须有国家的大投入。河南省从实际情况出发,形成了目前的三种模式,一种是独立的市防治所;二是以结核病防治所为基础,成立当地的治疗医院;三是合并,防和治分开进行。“我们一直坚持独立的结核病防治所。”

每年3月24日世界结核病防治宣传日,全国大力宣传结核病防治工作。平时屠永凯也会带着团队,去电视台宣传,甚至年内计划做一百场结核病防治知识进校园活动,宣讲预防知识。

“我喜欢讲课,就是太忙,现在主要和下面的医生一起讲。宣传预防知识很有必要,新来的那些病人家属,已经会主动向我们申请佩戴口罩预防结核病。同时我们也会定期和家属开医患座谈会,观念的改变,我们用了三年。”

屠永凯承担的公共卫生这一领域,在常人看来是无名无利,所有的付出得十年二十年以后才能看到效果,不像做手术,一下子病好了,病人立马感谢你。“荣誉很少,担子很重。公共卫生事业是吃力不讨好的事,要耐得住寂寞,”

他还记得那一年非典的时候,全国陷入恐慌,安阳的地理位置特殊,处于无序的状态。整整49天,他一直在单位里值班,“看似平安无事,没有疫情,但防疫工作是必须得做的。我们这样的公共卫生单位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。”

口述实录

唐晔

公共卫生领域的医生该怎么做呢?

屠永凯

在基层做防疫很苦,公共卫生的医生不好做,所以,一是要甘于付出能吃苦——我们压力比较大,很多领导不清楚防治是怎么回事,以为很简单容易,出了问题才是大事;二是耐得住寂寞多做实事;三是及时掌握相关政策——和治疗相比,对于政策的把握更重要。

唐晔

您现在会对所做的事有抱怨吗?

屠永凯

不会抱怨。我在这块待了近三十年,对情况也比较了解,事情虽然不容易做,但没有人做怎么办呢?总得有人去做,哪怕百姓不理解,自己与名利不沾边。

唐晔

近年来,我国结核病人数量有没有增加?

屠永凯

国家整体疫情逐年呈下降趋势,因为宣传加强了老百姓防治意识,政府相关单位的投入,设备的改进等原因,但结核病的耐药性近年呈增强趋势,因为治疗的药就那么几十种,不合理用药等因素影响导致耐药性。总体是变好了。

唐晔

您希望未来结核病防治怎么走?

屠永凯

第一,主要还是靠政府,政府是主导,我们经常遇到的一些困难,来自政策不明朗,规划指南用了近十年还在用,这叫刻舟求剑;第二是政府和社会的投入;第三是加强老百姓的观念转变,防治意识。如果能做到这三点,就真能做到防治,有句话说防可以救一大批人,治只能救一部分人。一个传染源可以一年传染二十个健康人,很多时候有心无力,这么多传染源在社会上走,我们又不可能把他们关起来治。

唐晔

在北京的三年,您的收获大吗?

屠永凯

收获太大了。到一个国家级的医院,眼界大开。北京胸科医院的许绍发、李亮院长、马屿教授都是我的老师,有时候开会见到他们,都感到非常亲切。

唐晔

近30年,您的收获是什么?

屠永凯

锻炼了自己。开始对医学的认识比较粗浅,到现在是喜欢研究结核病防治。2011年我担任副所长后,考虑的宽度和深度都不一样了,要考虑整个所里提高医生的业务水平,和综合医院、科研单位联络合作,需要操心的多了——管好医生,制定规则,大疾病控制等等。

唐晔

有时候会和老同学比较吗?

屠永凯

如果不是为了疾病控制这块,我早就不干了,工资待遇甚至比低我几届的同学比起来要低很多。现在以我的资历离开结防所转入医院是很简单的,但在这行干了近三十年,割舍不了这份感情。我如今五十多岁了,没有那么多欲望,有点空的时候我爱在河边钓鱼,静下心来想一些事。

唐晔

结核病会复发吗?

屠永凯

会,不能终身免疫,有可能终生潜伏,也有复发的情况。

唐晔

您现在还有没有梦想?

屠永凯

消灭结核病传播的确是我们的梦想,但它需要全社会的努力,不是一个小单位一个小机构可以做到的,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扎扎实实做好基础防治工作,影响周围的人改变观念,增强结核病防护意识。

唐晔

您对未来有什么期待吗?

屠永凯

做好本职工作,做好上级的参谋,利用资源把队伍壮大,都是我对未来的期待。现在队伍处于青黄不接,如何把人才留住——我一直在想办法。

唐晔

您觉得结核病防治的发展空间如何?

屠永凯

结核病在以前是谁谈谁烦,因为是传染病,但现在领导意识到,这其实是个大平台。但要把平台做好,遇到两个主要的问题:一就是政策不明朗,二是社会如何投入。医改还在试水期,接下来怎么走,还得一点点摸索。

唐晔

您认为,医学的核心价值是什么?

屠永凯

为人民服务,为老百姓做实事。

采访/唐晔 编辑/子明

或有感而发,

版权声明:

本文系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在[晔问仁医]后台留言;

授权使用请注明:“来源[晔问仁医]及作者”。

本文系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在[晔问仁医]后台留言;

授权使用请注明:“来源[晔问仁医]及作者”。

晔问仁医|真实,真切,真相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gaonaojin.com/info/632940.html

标签组:[养生] [传染病] [肺结核

相关APP下载

热门话题

综合推荐文章

综合热门文章